所在位置:一分快三 > 酒业新闻 >

皇台酒业暂停上市 十九年来走过了一条怎样的路?

2019-05-14 10:52  中国酒业新闻  一分快三  字号:【】【】【】  参与评论  阅读:

5月10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关于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暂停上市的公告》——

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且2017年、2018年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连续为负值。根据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1.1条、第14.1.3条的规定以及本所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本所决定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在股票暂停上市期间,应当继续履行有关法规及本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上市公司义务,做好信息披露工作。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皇台酒业被暂停上市在大家的预料之中——此前4月25日,皇台酒业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据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为2548.34万元,同比下滑46.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548.15万元,同比减亏49.11%;截至2018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38亿元,同比下滑66.91%。

自2000年上市以来,皇台酒业便与“帽子”结下了不解之缘。“三戴三摘”缘未了,2018年又给戴上了。虽然公司董事会在2018年初提出了双保目标,但根据公司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数据来看,这目标却是没能实现。

皇台酒业成为了A股第一支被暂停上市的白酒股

01、四度戴帽,“铁帽子王”扛不住了

说起皇台酒业,其上市时间甚至比如今的行业大佬茅台还要早上一年(茅台的上市时间为2001年7月31日)。在上世纪90年代,有句宣传口号风靡甘肃境内——“南有茅台,北有皇台”,口号的炫酷程度堪比金老爷子笔下《天龙八部》中的“南慕容,北乔峰”。皇台酒业有野心,也有雄心,然世事常与愿违,翻开皇台酒业的年报数据,其业绩大多数时候倒是在朝着目标的反方向禹禹而行。

▲数据来源于公司年度报告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从上图可以看出,皇台酒业甫一上市,营收数据便开始了反向冲刺,2004年才有所好转、慢慢回升;但好景不长,2007年又坐上滑梯,实现了稳定而均匀的下降,直至2011年才止住势头;2011年以后,数据如潮水般起起伏伏,于2016年达到最高点,却又迅速于2017年创出了历史最低点。这波澜壮阔的柱状图带着几分几何美感,令人不觉联想起文人笔下错落有致的奇峰怪石。

▲数据来源于公司年度报告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而从这张皇台酒业的净利润图表中,我们能清晰看到其“披星戴帽”的历程。上市第一年状况还行,盈利2641万元,然而随着2002年和2003年的连续亏损,皇台酒业第一次戴上了帽子,所幸2004扭亏为盈,成功摘帽;2007年和2008年再次连续亏损,皇台酒业第二次戴帽,2009年靠着七百多万的盈利摘了下来;过了三年,2013年和2014年又是连续亏损,妥妥的第三次戴帽,然后又靠着2015年微薄的盈利摘帽;随后,2016年和2017年再度陷入连续亏损的泥潭,分别亏损12668万元和18763万元,两年两次刷新亏损记录,皇台酒业驾轻就熟的第四次戴上了帽子……在这“戴戴摘摘”间,“铁帽子王”的称号稳稳地落在了皇台酒业身上。

刚刚过去的2018年是皇台酒业的“双保年”,据皇台酒业新鲜出炉的2018年年度报告来看却是双双没保住——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548.15万元,截至2018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38亿元。

如此业绩,让皇台酒业终于应了“事不过三”的老话,“铁帽子王”终于也是扛不住了。

02、密布股东纠葛和官司诉讼的糟心“血路”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皇台酒业大概是对这句谚语深有体会的。上市十九年,糟心事就没断过。和这些狗皮倒灶的事儿相比,业绩又算得了什么。

关于股东,那些不得不说的纠葛

在说股东二三事之前,我们先来理一理皇台酒业较为重要的股权变更。

① 上市初,公司的控股股东为甘肃皇台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皇台集团),是由创立于1985年的甘肃凉州皇台酒厂改制而成的国有独资公司。2001年11月,皇台集团将其持有的9101.756万股皇台酒业法人股转给了北京皇台商贸,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5.01%,股权性质仍为国有法人股,北京皇台商贸是前控股股东的控股子公司。

② 2003年12月,北京皇台商贸将4466万股皇台股票以每股3.05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武威鼎泰亨通(后改名为北京鼎泰亨通,以下简称鼎泰亨通)。此时,北京皇台商贸的股份占比为36.01%,仍为第一大股东,而鼎泰亨通则以29%的股份占比成为二股东。

③ 随后,北京皇台商贸因公司资金紧张陆续进行了国有法人股拍卖,其持股占比在2007年初下降到了23.34%,因此鼎泰亨通晋升为皇台酒业第一大股东,北京皇台商贸退居第二。

④ 2010年2月,鼎泰亨通将其所持有的3477万股皇台股票作价2.21亿元转让给了上海厚丰投资,上海厚丰投资因而成为了皇台酒业第一大股东。说起来,从上海厚丰投资成立到股权转让,其间不足半月。

⑤ 2015年4月,新疆润通信以1亿元的价格获得了上海厚丰投资100%的股权,新疆润通信成为了皇台酒业的间接控股股东,而新疆润通信成立于皇台酒业因股权转让事宜而停牌的三天后。可以看到,虽然这些年皇台酒业的大股东频频变动,但北京皇台商贸倒是自2007年起便一直稳居二股东的宝座。

⑥ 而在2019年4月12日,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与盛达集团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将其持有的2466.79万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全部不可撤销地委托给后者。此举导致盛达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皇台酒业的股权比例达到19.9%,一跃晋升为第一大股东。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已经头晕眼花了?快去洗把冷水脸清醒清醒,咱们接着说。

第一次股权变更略过不谈,但我们得知道一件事情:当时,皇台酒业的董事长兼法人代表是被称为“凉州儒商”的张景发,同时,他也是北京皇台商贸的实际控制人。

我们从有趣的第二次股权变更说起。2003年皇台集团改制,鼎泰亨通出钱替其进行了员工安置,于是有了我们前面提到的第二次股权变更,表面上看起来完全正常,但问题出在鼎泰亨通的拥有者张力鑫身上——他是张景发的儿子,亲生的那种。

而皇台酒业在股权变动书中却赫然写着:“鼎泰亨通及其董事、监事及高管人员与北京皇台、皇台酒业的董事及高管人员不存在关联关系。”要知道,这可是违规的。2005年8月,皇台酒业发布公告称:“由于工作人员的失误,未将该关联关系在2003年12月刊登的持股变动报告书中进行披露”——原来如此,谁没个“失误”的时候?理解万岁!

第三次股权变更一年后,也就是2008年初,张景发将皇台酒业董事长之职传承给了其子张力鑫。然而2008年4月,张景发因病逝世,张力鑫身陷家族遗产纠纷案,对于皇台酒业的经营无心无力,遂有了第四次股权变更。

第四次股权变更后,皇台酒业“张氏家族”的时代成为过去,新的掌权人是上海厚丰投资的卢鸿毅。俗话说“人心齐,泰山移”,但这新来的大股东与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原大股东鼎泰亨通总想不到一块儿去。

2012年10月,皇台酒业发布公告,计划向上海厚丰投资等投资者以10.62元/股的价格非发行1800万股募集1.91亿元,用于偿还金融机构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北京鼎泰亨通对此各种不服,申请仲裁!

2013年9月,皇台酒业发布公告,计划向上海厚丰投资等投资者以7.81元/股非公开发行5500万股募集4.3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北京鼎泰亨通对此各种不服,申请仲裁!

2014年6月,皇台酒业发布公告,计划向上海厚丰投资的关联方发行不超过1.9万股募集14亿元,用于进军保健品行业与补充运营资金。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回避表决该方案,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各种不同意。

上海厚丰投资三年发起三次重组转型方案,三次被阻,终于心力交瘁,于是第五次股权变更到来。

第五次股权变更后,皇台酒业的实际控制人变成了“神秘”的80后——吉文娟。随后,2015年8月,皇台酒业发布公告称:计划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33.56亿元进军番茄行业。若重组成功,皇台酒业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国内番茄行业第一人”张国玺。实际上,各方都猜测吉文娟是张国玺的“代持人”。

当然,这次重组又失败了,原因呢?让我们将目光转回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身上。毫无意外的,北京皇台商贸对此次增发方案在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上都投了否决票,但是股东大会却通过了。北京皇台商贸冷冷一笑:“你们以为这样我就阻止不了了吗?呵呵。”遂以历史债务问题将皇台酒业告上法庭,于是方案流产。

大股东纠纠葛葛了这么久,三年前便想要抽身了,可惜没走成。2016年6月13日,皇台酒业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正在进行转让公司股权事项的商业谈判,如商谈成功将涉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因而停牌。6月16日,皇台酒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6月23日,皇台酒业发布公告揭晓谜底:因上海厚丰投资涉及为普罗旺斯番茄制品(天津)有限公司向无锡食品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借款担保事宜,无锡食品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财产保全申请,法院裁定将上海厚丰投资公司所持本公司347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本公司总股份的19.60%)冻结,冻结期限为2016年4月26日至2019年4月25日。

他们的故事至此告一段落。局中人的心态如何我们不得而知,反正我们这些局外人光是看就已经看得筋疲力尽了。

而在沉寂四年后,这股权变更又出了新动态,给人一种停更多年的漫画重新连载的感动。通过第六次股权变更,皇台酒业迎来了一个“新面孔”——盛达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赵满堂。据相关资料显示,盛达集团业务涵盖金融投资、保健医疗、矿业开发、文化旅游等领域,公司旗下盛达矿业于2011年在深交所主板上市。

关于盛达集团进入皇台的原因,我们来看看皇台酒业在4月8日发布的一份公告,公告称公司接到盛达集团通知,后者及其一致行动人甘肃西部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深交所买入公司股票达5%。关于增持目的,公告称盛达集团“看好公司未来发展前景,认可公司长期投资价值”。回想一下皇台酒业历年业绩,再逐字阅读公告中的增持目的,只能夸一句盛达集团的眼光够“别致”。

而外界猜测,盛达集团看中的是皇台酒业的壳资源,想赌一把皇台酒业不会暂停上市(这一项目前已不能实现),或是暂停上市后再重新上市,毕竟这在股市是有先例的。

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只要皇台酒业在法定期限内披露暂停上市后的第一个年度报告,同时报告显示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期末净资产均为正值,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一千万元,那么就可以重新上市;反之,则将触发“终止上市”的情形,也就是从A股退市。

对于盛达集团来说大概是“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毕竟机会是有的。只是据皇台酒业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来看,净利润-647.12万元,净资产-2.45亿元......

官司缠身,屋漏偏逢连夜雨

翻开皇台酒业2018年年度报告,重大诉讼、仲裁事项一栏有17项之多,涉及的金额若是全部码在家里,估计能圆了大家面“币”思过的梦想。要是再往前算,案件数量更是不知凡几。我们就来说说其中最重量级的。

请大家往前瞄一眼皇台酒业的净利润图表,可以看到其在2013年和2014年陷入了连续亏损,因2015年盈利134万元才免于暂停上市。而一开始,年报上其实写的是634万元!那么,这500万的“差价”是怎么回事呢?

2016年4月20日,皇台酒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甘肃省葡萄酒协会对本公司葡萄酒新产品开发项目给予的500万元专项补助资金;2016年10月26日,皇台酒业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委员会甘肃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公告》,公告称:“你公司2015年年报虚增营业外收入500万元,虚增利润总额500万元,存在虚假记载。”10月29日,发布公告对此进行了详细说明:“皇台酒业时任董事长卢鸿毅联系甘肃省酒类商品管理局出具批复,并筹集虚构专项补助资金500万元,由俪岛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转给兰州恒远通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州恒远通),再由兰州恒远通转给甘肃省葡萄酒产业协会,最后由甘肃省葡萄酒产业协会拨付给皇台酒业,虚增2015年度利润500万元。”

此事一出,企业及相关人员受到处罚自是不必说,法院的传票也是一张接着一张来。

10名自然投资者以因上述事件受到损失为由将皇台酒业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经济损失23,121,613.83元人民币;2017年7月31日,法院判决皇台酒业赔偿投资者22,933,918.72元,承担案件受理费用173,892元,合计23,107,810.72元。

如今,众多酒企都喊出了“百亿”口号,2300万元与其相比似乎微不足道,但是看看皇台酒业2017年的半年报数据——营业收入3810.68万元……话不多说,自行体会。

03、白酒梦想家,梦断逆风翻盘

2018年出了一档爆款综艺《创造101》,其口号是“逆风翻盘,向阳而生”。皇台酒业这十九年来大概一直都存着这样的念想,挣扎着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无奈天不遂人愿,一切都付笑谈中。

也曾有梦:我想卖卖番茄酱

前面我们有提到,在第五次股权变更后,大股东与“国内番茄行业第一人”张国玺进行重组未能成功,但大股东进军番茄行业的决心却是杠杠的。2015年7月,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在新疆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的议案》,公司出资1000万元设立新疆安格瑞番茄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安格瑞),主营业务为番茄产业投资和番茄酱制造。

据皇台酒业2015年年报显示,番茄制品营业收入为1108.97万元,占公司总营收比重10.61%,净利润28.22万元,表现还算不错,因而公司决定扩大番茄制品在主营产品中的比重。

2016年年报显示,番茄制品营业收入1.05亿元,占总营收比重58.85%,然而净利润却为-1122.29万元,成为了公司主要子公司中净利润负贡献的第一位……年报中将亏损归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汇率变化、毛利率较低及物流费用较大。

皇台酒业反应也算快,2016年12月便决定将新疆安格瑞给卖了,并于2017年3月完成了股权转让事宜。

皇台酒业卖番茄酱的梦想破灭了。

又曾有梦:我想搞搞幼儿教育

大人总爱问小孩子长大后想当什么,十个小孩子里至少有三个的回答是“老师”,可见教育这个行业深入人心的程度。在酒业里,皇台酒业大概就是那十分之三的孩子。

2017年7月23日,皇台酒业与深圳市中幼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幼教育)签署协议,拟投资不超过2.5亿元取得中幼教育的控股权,同时将剥离白酒相关业务卖给大股东上海厚丰投资。

据介绍,中幼教育成立于2013年8月8日, 中幼教育及其下属企业是一家致力于打造幼儿教育产业互联网生态圈的幼教集团,拟通过“一体两翼”战略布局,将幼教产业的供应端资源与消费端资源(幼儿园、家庭)有机整合,形成立体的幼教生态服务系统。

看到“幼儿”、“教育”的字眼,再想想2017年的大新闻和2018年的新政策,你有没有在心里为皇台酒业捏把汗?

然后,在2018年1月23日的公告中,我们看到皇台酒业说要中止出售白酒资产,但会继续推进与中幼教育的重组事项。再然后,我们就看到了陆陆续续的“进展公告”,虽然公告的内容并没有什么进展。

还曾有梦:我想酿酿葡萄酒

各个白酒企业虽主营业务是白酒,但多多少少都有“染红”——经营葡萄酒业务。而根据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国外各产区出口到中国的量和额整体上呈现下滑趋势,这似乎说明国产葡萄酒的机遇来了。

皇台酒业在2010年便成立了甘肃凉州皇台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凉州皇台”),只是经营状况不大如人愿,据2017年年报显示,凉州皇台的净利润与净资产均为负几百万。

▲皇台酒业2017年年报数据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2018年11月12日晚,皇台酒业发布公告称,拟将全资子公司凉州皇台100%的股权,以象征性对价人民币1元的价格出售给公司第一大股东厚丰投资,目的是为了调整业务结构,改善经营情况。

上述公告中还表示,由于交易完成后,皇台酒业与控股股东厚丰投资间或将存在同业竞争,因此皇台酒业正在与厚丰投资筹划共同设立控股子公司甘肃唐之彩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之彩”),对其葡萄酒业务进行整合处置。

唐之彩的主业计划从事葡萄酒生产及销售,葡萄种植,注册资本暂定为1亿元,其中皇台酒业以4416亩葡萄基地、葡萄酒车间机器设备等出资,持股 99.5525%,厚丰投资则以现金100万元出资,持股 0.4475%。唐之彩设立后,皇台酒业必须在3个月内将持有的唐之彩超过51%的股权出让给厚丰投资,厚丰投资将成为唐之彩的控股股东。

上述两项交易完成后,皇台酒业与控股股东厚丰投资之间除公司现有库存的成品葡萄酒与葡萄原酒外,不存在同业竞争的情形,而皇台酒业尽快完成上述成品酒、原酒的清库工作,将彻底消除同业竞争情形。

其中,唐之彩的股权转让这件事,需要我们重点关注一下。

2018年12月26日,皇台酒业发布公告称,拟将其持有的唐之彩69.5525%的股权转让给上海厚丰投资,交易价格为15,719.37万元,上海厚丰投资需要在2018年12月25日起的5个工作日内一次性全额支付转让价款。

然而上海厚丰投资并没有按时支付,这件事成为了压倒皇台酒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出售凉州皇台和出让唐之彩股权这两件事,是互为前提的。也就是说,由于上海厚丰投资没有支付转让款,皇台酒业将回购凉州皇台100%的股权,因此在皇台酒业2018年年报中,凉州皇台与唐之彩双双在列,对皇台酒业的净利润做出了不同程度的负贡献......

▲皇台酒业2018年年报数据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犹记得2018年底时,各家酒企在年底的经销商大会都表现得劲头十足、一派火热,“百亿”、“千亿”的口号分外洪亮。大家都计划着在把自家房子修得更牢实,顺便再去外地安个营,扎个寨,最后做到一分快三各地都有自己的落脚点。

如今立夏刚过,各家酒企的工作正开展得如火如荼,恰似这夏日骄阳。

而皇台酒业似乎仍困在上一个冬天里,搓着手,喃喃道:“这个冬天,真长啊!”

    关键词:皇台酒业 白酒板块  来源:微酒  佚名
    商业信息